浙江创新开展“海岛支老”行动 让偏远海岛老人实现幸福养老

发布日期:2021-09-15 15:37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浙江新闻客户端

乘着初秋的微凉海风,00后陈泓璇与同事毛喆鹏抵达嵊泗县枸杞岛。与悠闲漫步欣赏海景的游客不同,两个小伙迈着大步子,一看就不是来度假的。他们此行肩负着一项重任——作为杭州市第二社会福利院的养老护理员,与驻扎海岛4个月的同事进行轮换,接力开展“支老”服务。

“海岛支老”,源于一场特殊的行动。为探索养老服务领域共同富裕先行示范,今年5月7日,省民政厅正式开展“海岛支老、一起安好”行动,计划在3年间,由养老服务专业水平较好的杭州、宁波、嘉兴、湖州、绍兴五地结对枸杞岛等15个舟山偏远海岛,为当地持续输送专业养老人才,助力3万余名偏远海岛老人共享优质养老服务发展成果。

专业养老人才的到来,给海岛老人带来更加贴心的个性化养老服务,也在一定程度上破解了区域间养老服务发展不平衡的难题。海岛老人的幸福生活,翻开了新的一页。

“全能院长”的烦恼

为何要跋山涉水去海岛“支老”?今年省两会厅(局)长通道上,省民政厅厅长王剑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分享了一个小故事。

故事的主人公,是78岁的海岛老人吴荣娣。去年8月,省民政厅组队赴舟山调研偏远海岛养老服务工作。吴荣娣所在的柴山岛,令众人印象深刻。这座面积不大的离岛位于普陀区白沙乡,距舟山本岛约15公里,每天只有两班轮渡上岛。岛上110余位居民都是老人,平均年龄约74岁,吴荣娣是岛上唯一的养老服务人员。

岛上有一家“养老院”——白沙港里托老所,当时院内住着12位老人。吴荣娣一人身兼数职,既是托老所负责人,又是护理员和厨师,因此被称为“全能院长”。她的一天从凌晨4时开始,起床后到托老所备食材做三餐、打扫院内卫生,忙碌的一整天脚下像踩了风火轮。

“儿孙都出去定居了,我们在岛上生活了一辈子不舍得离开。”吴荣娣说自己身体不错,帮老人做个饭打扫卫生还可以,也能赚点工资。但她担忧的事情也不少,比如院里有个使用助行器的半失能老人,还有一位老人轻度失智,缺乏专业技能的她照料起来有心无力。

吴荣娣的烦恼,实际上是偏远海岛普遍面临的养老难题。近年来,我省加快推进养老事业发展,养老服务工作已“从无到有”迈入“从有到好”“从好到优”,但仍然面临区域间养老服务发展不平衡的问题。

舟山,是浙江最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地市之一,老年人口比例连续四年位居全省第一。舟山共有大小岛屿1390个,其中住人岛屿100余个,受产业转移、人口外迁等因素影响,一些偏远海岛深度老龄化现象日益凸显。据统计,截至去年底,舟山老年人口达29.11万,老年人口比例约30%,其中老年人口比例80%以上的海岛有20个,部分岛屿老龄化程度甚至达到100%。

为积极应对海岛人口老龄化,“十三五”期间舟山共投入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经费3.16亿元,涵盖政策创制、设施建设、智慧养老、医养结合、社会参与等诸多方面,并通过“守护夕阳”偏远海岛老人关爱行动、海岛服务驿站“幸福驿家”等项目定期为偏远海岛老人提供基本养老服务。但由于岛屿众多且分散、偏远海岛交通不便,导致养老、医疗等公共服务资源共享性较差,与内陆地区相比仍有差距。

为加快补齐海岛地区养老服务资源发展不均衡的短板,去年省民政厅联合舟山市民政局对20个深度老龄化的偏远海岛进行摸底调查。调查结果显示,这些偏远海岛虽已基本配备托老所、敬老院、居家养老照料中心等养老服务设施,但岛上专业养老服务人员十分稀缺、养老服务需求大,亟需岛外力量大力支持。

眼下,浙江正在推进高质量发展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,如何让海岛老人与内陆城市老人共同享有优质养老服务成果?“海岛支老,一起安好”行动应运而生。

今年4月,省民政厅印发《关于组织开展“海岛支老、一起安好”行动的通知》,提出通过杭州、宁波、嘉兴、湖州、绍兴五地分别结对嵊泗县、普陀区、定海区、岱山县内15个偏远海岛,在未来三年间持续为结对海岛输送专业养老人才,帮助提升岛上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水平,满足岛上老人多样化养老需求。

海岛来了“支老”员

5月7日,挥舞着“海岛支老先锋队”队旗,首批30名“支老”人员两人一组分赴15个偏远海岛。他们平均年龄不到40岁,最年轻的一名护理员仅22岁,但专业背景很强,分别来自各地公办或民办养老机构,拥有中高级职称的人员超过半数。

根据结对方案,上岛“支老”人员分工明确:一位是护理员,工作内容侧重生活照料、专业护理等,另一位为管理人员,负责参与当地养老服务机构管理、帮助建立健全规章制度等。上岛4个多月来,令人欣喜的变化每天都在发生。

改变首先从院内开始。结对的15座离岛都配备了托老所等养老机构,住着政府集中供养的特困老人和自愿入住的本岛老人。住房充足的前提下,“支老”人员们都会与老人们同吃同住。尽管他们上岛前做了充足的准备,有的自学舟山方言,有的提前拟好工作计划,可没想到初来乍到就碰了壁。“估计是搞搞形式的,蹭个饭吃吃就走了,怎么可能会真的留下来。”有老人小声嘀咕,脸上带着拘谨和防备的神情。

唠家常是拉近距离的最好方式。在柴山岛的第一周,宁波象山县老年公寓的张珂莹和余雷在院内挨个走访,随着交谈次数的增多,渐渐地老人们愿意主动分享了。了解到老人饮食比较单一,张珂莹每天定制一份营养均衡的菜单,将往常的早餐泡饭改成了水煮蛋和绿豆粥、红豆粥、南瓜粥等,午饭和晚饭增加了海岛老人爱吃的鱼类和蔬菜;在余雷的帮助下,半失能老人戚善飞学会了使用助行器;听说有老人很久没有过生日,她们就筹备了一场季度生日会,还托人从岛外带了生日蛋糕……有一天,不爱与人打交道的老人夏阿花拉着张珂莹的手悄悄问:“你当我女儿好不好?”

结对嵊泗县花鸟岛的光大百龄帮·南湖颐养中心副院长卢嘉飞,在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方面经验丰富。实际上,这不是他第一次常驻花鸟,20年前他曾在岛上驻扎服役。这次上岛后,卢嘉飞与同事罗勇勤对花鸟乡养老服务机构——乐龄幸福公社里里外外进行一番自查,最终制订出厚厚一本《乐龄幸福公社管理制度汇编》,内容涵盖老人请假、厨房卫生、医疗护理、临终关怀、捐赠管理等方面共26章106页,要求工作人员按制度做好相关台账记录,每天为老人测量生命体征并做到一人一档。记者在幸福公社采访时看到,院内安装了崭新的康复器材,一旁的罗勇勤正在耐心教老人使用上肢康复训练环。

在海岛,大部分老人都选择居家养老。随着服务半径的扩大,改变逐渐蔓延至老人家中。一有空,“支老”人员就会在岛上入户走访测量血压,并根据老人需求开展康复教学、陪伴慰藉、适老化改造等个性化服务。今年7月,花鸟岛75岁的袁阿定老人家中就进行了适老化改造。记者看到,淋浴间内已根据老人身高加装了安全扶手,还配备有坐浴椅,方便老人安全如厕、洗澡。

变化还藏在岛上随处可见的细节中。吴荣娣告诉记者,原先柴山岛的老人没什么娱乐活动,晚上6时左右就睡了。如今傍晚来临时,岛上小广场会有一群老人在张珂莹的带领下,开心地跳着医疗保健操。吴荣娣觉得,老人们比以前爱笑了,岛上又恢复了久违的生机。

“我们能为海岛留下什么?”

因偏远海岛交通不便,“支老”行动方案提出,由协作地区根据实际情况每3—6个月轮换一次上岛人员。8月21日上午,来自嘉善的包建群、刘瑞与嵊泗县洋山岛的老人们挥泪作别,她们是首批“支老”人员中第一对离开海岛的。

“我们离开后能为海岛留下什么?”距离轮换返程不到2个月,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的90后养老护理员曹媛陷入思考。曹媛曾荣获2019年中国技能大赛养老护理员职业竞赛一等奖,有着行业内拔尖的专业护理技能。她与同事周晨蕾结对的是嵊泗县嵊山岛,岛上敬老院住着12位老人,其中有两位行走不便的半失能老人。

上岛第一天,曹媛就开始手把手将护理知识教给了敬老院工作人员。53岁的工作人员夏海芬边看边学,如今她已经掌握了一些基础护理技能和噎食防范、心肺复苏等急救小知识。曹媛和周晨蕾还对岛上3个村里负责民政口的工作人员进行培训,希望能覆盖到居家老人的护理需求。

“通过‘传帮带’为海岛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养老护理员队伍,是‘海岛支老’行动的目标之一。”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此外他们还希望行动能为区域间协作搭就平台,链接省内更多优秀社会力量上岛,为老人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和更为精准的个性化养老服务。“支老”开始后,杭州等地民政部门发出倡议书,引导本地社会组织上岛开展志愿服务,舟山市民政局启动“暖阳助老、九送上岛”活动,聚合政府及社会组织力量定期上岛提供物资赠送、医疗康复等九大助老服务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花鸟、枸杞等“网红岛”旅游业发达各类资源较为丰富,而未被开发的柴山岛等相对物资匮乏,由于海岛情况不一,“支老”员们各自面临的一些困难还有待破题。有人担忧,院内工作人员年龄偏大护理教学难度高,仅靠两名“支老”人员无法做到全岛养老服务有效覆盖,但乡镇又苦于年轻工作人员实在不好招;有人提出,一些老人家中无独立卫生间适老化改造难度大,因资金缺乏导致改造计划暂时搁浅;还有人认为,海岛老人最缺的是陪伴,志愿队伍每月上岛一次的频率较低,希望当地能组织志愿队伍每周上岛……

目前,浙江已将“加大海岛养老服务供给”列入《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(2021—2025年)》。参与“海岛支老”调研的浙江工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员王萍认为,“海岛支老”是浙江在养老服务领域高质量建设发展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要举措,是促成区域间养老服务均衡发展的一种有效探索。“这一尝试提升了海岛老人及家属、渔农村社区居民等对优质养老服务的认识,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当地政府进一步加快普惠型养老服务体系建设,提升海岛老人共同富裕获得感。”王萍说。

同时,她也指出问题所在。“‘海岛支老’模式主要以外部养老资源输入为主,本岛养老服务的内生力还不够强。加快海岛养老服务迈入‘从有到好’‘从好到优’,需要政府、社会、家庭多方力量共同参与。”王萍建议,海岛当地政府在就业政策制定方面,可对年轻人返乡参与养老服务工作进行一定倾斜,协作地区可尝试打通各地志愿服务类社会组织资源,定期组织志愿服务队伍巡岛开展“支老”服务,老人家庭成员也应该更加积极承担养老职责,多回海岛看看,给予老人更多的心理慰藉和支持。
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浙江创新开展“海岛支老”行动 让偏远海岛老人实现幸福养老
发布时间:2021-09-15

乘着初秋的微凉海风,00后陈泓璇与同事毛喆鹏抵达嵊泗县枸杞岛。与悠闲漫步欣赏海景的游客不同,两个小伙迈着大步子,一看就不是来度假的。他们此行肩负着一项重任——作为杭州市第二社会福利院的养老护理员,与驻扎海岛4个月的同事进行轮换,接力开展“支老”服务。

“海岛支老”,源于一场特殊的行动。为探索养老服务领域共同富裕先行示范,今年5月7日,省民政厅正式开展“海岛支老、一起安好”行动,计划在3年间,由养老服务专业水平较好的杭州、宁波、嘉兴、湖州、绍兴五地结对枸杞岛等15个舟山偏远海岛,为当地持续输送专业养老人才,助力3万余名偏远海岛老人共享优质养老服务发展成果。

专业养老人才的到来,给海岛老人带来更加贴心的个性化养老服务,也在一定程度上破解了区域间养老服务发展不平衡的难题。海岛老人的幸福生活,翻开了新的一页。

“全能院长”的烦恼

为何要跋山涉水去海岛“支老”?今年省两会厅(局)长通道上,省民政厅厅长王剑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分享了一个小故事。

故事的主人公,是78岁的海岛老人吴荣娣。去年8月,省民政厅组队赴舟山调研偏远海岛养老服务工作。吴荣娣所在的柴山岛,令众人印象深刻。这座面积不大的离岛位于普陀区白沙乡,距舟山本岛约15公里,每天只有两班轮渡上岛。岛上110余位居民都是老人,平均年龄约74岁,吴荣娣是岛上唯一的养老服务人员。

岛上有一家“养老院”——白沙港里托老所,当时院内住着12位老人。吴荣娣一人身兼数职,既是托老所负责人,又是护理员和厨师,因此被称为“全能院长”。她的一天从凌晨4时开始,起床后到托老所备食材做三餐、打扫院内卫生,忙碌的一整天脚下像踩了风火轮。

“儿孙都出去定居了,我们在岛上生活了一辈子不舍得离开。”吴荣娣说自己身体不错,帮老人做个饭打扫卫生还可以,也能赚点工资。但她担忧的事情也不少,比如院里有个使用助行器的半失能老人,还有一位老人轻度失智,缺乏专业技能的她照料起来有心无力。

吴荣娣的烦恼,实际上是偏远海岛普遍面临的养老难题。近年来,我省加快推进养老事业发展,养老服务工作已“从无到有”迈入“从有到好”“从好到优”,但仍然面临区域间养老服务发展不平衡的问题。

舟山,是浙江最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地市之一,老年人口比例连续四年位居全省第一。舟山共有大小岛屿1390个,其中住人岛屿100余个,受产业转移、人口外迁等因素影响,一些偏远海岛深度老龄化现象日益凸显。据统计,截至去年底,舟山老年人口达29.11万,老年人口比例约30%,其中老年人口比例80%以上的海岛有20个,部分岛屿老龄化程度甚至达到100%。

为积极应对海岛人口老龄化,“十三五”期间舟山共投入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经费3.16亿元,涵盖政策创制、设施建设、智慧养老、医养结合、社会参与等诸多方面,并通过“守护夕阳”偏远海岛老人关爱行动、海岛服务驿站“幸福驿家”等项目定期为偏远海岛老人提供基本养老服务。但由于岛屿众多且分散、偏远海岛交通不便,导致养老、医疗等公共服务资源共享性较差,与内陆地区相比仍有差距。

为加快补齐海岛地区养老服务资源发展不均衡的短板,去年省民政厅联合舟山市民政局对20个深度老龄化的偏远海岛进行摸底调查。调查结果显示,这些偏远海岛虽已基本配备托老所、敬老院、居家养老照料中心等养老服务设施,但岛上专业养老服务人员十分稀缺、养老服务需求大,亟需岛外力量大力支持。

眼下,浙江正在推进高质量发展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,如何让海岛老人与内陆城市老人共同享有优质养老服务成果?“海岛支老,一起安好”行动应运而生。

今年4月,省民政厅印发《关于组织开展“海岛支老、一起安好”行动的通知》,提出通过杭州、宁波、嘉兴、湖州、绍兴五地分别结对嵊泗县、普陀区、定海区、岱山县内15个偏远海岛,在未来三年间持续为结对海岛输送专业养老人才,帮助提升岛上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水平,满足岛上老人多样化养老需求。

海岛来了“支老”员

5月7日,挥舞着“海岛支老先锋队”队旗,首批30名“支老”人员两人一组分赴15个偏远海岛。他们平均年龄不到40岁,最年轻的一名护理员仅22岁,但专业背景很强,分别来自各地公办或民办养老机构,拥有中高级职称的人员超过半数。

根据结对方案,上岛“支老”人员分工明确:一位是护理员,工作内容侧重生活照料、专业护理等,另一位为管理人员,负责参与当地养老服务机构管理、帮助建立健全规章制度等。上岛4个多月来,令人欣喜的变化每天都在发生。

改变首先从院内开始。结对的15座离岛都配备了托老所等养老机构,住着政府集中供养的特困老人和自愿入住的本岛老人。住房充足的前提下,“支老”人员们都会与老人们同吃同住。尽管他们上岛前做了充足的准备,有的自学舟山方言,有的提前拟好工作计划,可没想到初来乍到就碰了壁。“估计是搞搞形式的,蹭个饭吃吃就走了,怎么可能会真的留下来。”有老人小声嘀咕,脸上带着拘谨和防备的神情。

唠家常是拉近距离的最好方式。在柴山岛的第一周,宁波象山县老年公寓的张珂莹和余雷在院内挨个走访,随着交谈次数的增多,渐渐地老人们愿意主动分享了。了解到老人饮食比较单一,张珂莹每天定制一份营养均衡的菜单,将往常的早餐泡饭改成了水煮蛋和绿豆粥、红豆粥、南瓜粥等,午饭和晚饭增加了海岛老人爱吃的鱼类和蔬菜;在余雷的帮助下,半失能老人戚善飞学会了使用助行器;听说有老人很久没有过生日,她们就筹备了一场季度生日会,还托人从岛外带了生日蛋糕……有一天,不爱与人打交道的老人夏阿花拉着张珂莹的手悄悄问:“你当我女儿好不好?”

结对嵊泗县花鸟岛的光大百龄帮·南湖颐养中心副院长卢嘉飞,在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方面经验丰富。实际上,这不是他第一次常驻花鸟,20年前他曾在岛上驻扎服役。这次上岛后,卢嘉飞与同事罗勇勤对花鸟乡养老服务机构——乐龄幸福公社里里外外进行一番自查,最终制订出厚厚一本《乐龄幸福公社管理制度汇编》,内容涵盖老人请假、厨房卫生、医疗护理、临终关怀、捐赠管理等方面共26章106页,要求工作人员按制度做好相关台账记录,每天为老人测量生命体征并做到一人一档。记者在幸福公社采访时看到,院内安装了崭新的康复器材,一旁的罗勇勤正在耐心教老人使用上肢康复训练环。

在海岛,大部分老人都选择居家养老。随着服务半径的扩大,改变逐渐蔓延至老人家中。一有空,“支老”人员就会在岛上入户走访测量血压,并根据老人需求开展康复教学、陪伴慰藉、适老化改造等个性化服务。今年7月,花鸟岛75岁的袁阿定老人家中就进行了适老化改造。记者看到,淋浴间内已根据老人身高加装了安全扶手,还配备有坐浴椅,方便老人安全如厕、洗澡。

变化还藏在岛上随处可见的细节中。吴荣娣告诉记者,原先柴山岛的老人没什么娱乐活动,晚上6时左右就睡了。如今傍晚来临时,岛上小广场会有一群老人在张珂莹的带领下,开心地跳着医疗保健操。吴荣娣觉得,老人们比以前爱笑了,岛上又恢复了久违的生机。

“我们能为海岛留下什么?”

因偏远海岛交通不便,“支老”行动方案提出,由协作地区根据实际情况每3—6个月轮换一次上岛人员。8月21日上午,来自嘉善的包建群、刘瑞与嵊泗县洋山岛的老人们挥泪作别,她们是首批“支老”人员中第一对离开海岛的。

“我们离开后能为海岛留下什么?”距离轮换返程不到2个月,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的90后养老护理员曹媛陷入思考。曹媛曾荣获2019年中国技能大赛养老护理员职业竞赛一等奖,有着行业内拔尖的专业护理技能。她与同事周晨蕾结对的是嵊泗县嵊山岛,岛上敬老院住着12位老人,其中有两位行走不便的半失能老人。

上岛第一天,曹媛就开始手把手将护理知识教给了敬老院工作人员。53岁的工作人员夏海芬边看边学,如今她已经掌握了一些基础护理技能和噎食防范、心肺复苏等急救小知识。曹媛和周晨蕾还对岛上3个村里负责民政口的工作人员进行培训,希望能覆盖到居家老人的护理需求。

“通过‘传帮带’为海岛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养老护理员队伍,是‘海岛支老’行动的目标之一。”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此外他们还希望行动能为区域间协作搭就平台,链接省内更多优秀社会力量上岛,为老人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和更为精准的个性化养老服务。“支老”开始后,杭州等地民政部门发出倡议书,引导本地社会组织上岛开展志愿服务,舟山市民政局启动“暖阳助老、九送上岛”活动,聚合政府及社会组织力量定期上岛提供物资赠送、医疗康复等九大助老服务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花鸟、枸杞等“网红岛”旅游业发达各类资源较为丰富,而未被开发的柴山岛等相对物资匮乏,由于海岛情况不一,“支老”员们各自面临的一些困难还有待破题。有人担忧,院内工作人员年龄偏大护理教学难度高,仅靠两名“支老”人员无法做到全岛养老服务有效覆盖,但乡镇又苦于年轻工作人员实在不好招;有人提出,一些老人家中无独立卫生间适老化改造难度大,因资金缺乏导致改造计划暂时搁浅;还有人认为,海岛老人最缺的是陪伴,志愿队伍每月上岛一次的频率较低,希望当地能组织志愿队伍每周上岛……

目前,浙江已将“加大海岛养老服务供给”列入《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(2021—2025年)》。参与“海岛支老”调研的浙江工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员王萍认为,“海岛支老”是浙江在养老服务领域高质量建设发展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要举措,是促成区域间养老服务均衡发展的一种有效探索。“这一尝试提升了海岛老人及家属、渔农村社区居民等对优质养老服务的认识,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当地政府进一步加快普惠型养老服务体系建设,提升海岛老人共同富裕获得感。”王萍说。

同时,她也指出问题所在。“‘海岛支老’模式主要以外部养老资源输入为主,本岛养老服务的内生力还不够强。加快海岛养老服务迈入‘从有到好’‘从好到优’,需要政府、社会、家庭多方力量共同参与。”王萍建议,海岛当地政府在就业政策制定方面,可对年轻人返乡参与养老服务工作进行一定倾斜,协作地区可尝试打通各地志愿服务类社会组织资源,定期组织志愿服务队伍巡岛开展“支老”服务,老人家庭成员也应该更加积极承担养老职责,多回海岛看看,给予老人更多的心理慰藉和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