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创“县长颁证日”、举办主题婚礼、建设婚姻纪念林……推进婚俗改革,浙江三门想出新点子

发布日期:2021-11-18 09:34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解放日报

今年4月,民政部公布了15家全国第一批婚俗改革实验区,长三角区域内,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、东台市入选。9月,民政部又将有17家单位确认为第二批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,长三角范围内,上海市奉贤区,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,浙江省三门县,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、和县都在其中,实验时间为期3年。

婚俗改革到底应该怎么改?

三门县作为浙江省唯一入选的试点,实际上已经开展了多年的婚俗改革工作,2018年就被评为浙江省首个婚姻文化示范基地,积累了不少经验。三门县民政局副局长李峰表示,开展工作的关键还是“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”。

三门农村地区的天价彩礼、婚闹等现象向来比较少,最大的问题是大操大办。三门县横渡镇岩下潘村支部书记潘礼毅告诉记者,从前村民们办婚礼饭菜浪费很严重,每桌都要20几道菜,有时候前面的菜还没吃掉,新的菜又端上来,婚宴常要吃上两三天。“大部分村民们心里也是不愿意大操大办的,费钱又费力,有的办婚礼把几年积蓄都花光了,有的办完人都累倒了。但是以前没办法,有攀比心理,好面子,如今结婚在一切从简的大趋势下,也是给了大家一个台阶下。”潘礼毅说。

要解决问题,得是一个系统工程。三门县和浙江省许多县的情况类似,不少村都在前些年设立了家宴中心和红白理事会。村民们在家宴中心举办婚宴,家宴中心排出一批标准菜单,分成几档,村民们仅需提前找好农村家宴厨师团队,按照价格来配菜、采购即可。村里的红白理事会,由村两委干部或者老人协会干部兼任会长,自发监督、倡导婚宴从简。比如三门县前郭村、曼岙村的红白理事会,倡导村民婚事婚车不超过6辆,婚丧宴席每桌支出不超过700元,随礼份子钱200元封顶,村民也都纷纷表示支持。“未来我们的目标是补齐各个行政村中这一组织架构,让它真正发挥起村民自治的作用。”李峰说,针对全县公职人员、党员干部等身份,有明确规定严格限制其本人和直系亲属婚事铺张浪费,一旦超过标准就会受到处罚。而这部分人的辐射范围其实很广,可以带动家中其他人员移风易俗,减少大操大办婚宴的比例。

在婚俗改革推进过程中,三门县也想出了很多新点子。

比如在浙江省内首创“县长颁证日”。每年有几个节点,登记结婚的新人可以通过线上预约,由县长、县领导或金婚老人等为其颁证。“一开始大家很不理解,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情,为什么要县长来给我颁证?”三门县婚姻登记处主任叶辉回忆,最初推广这项活动不易,前几次连新人都凑不齐,还要她主动去找,赠送小礼品。“我跟新人们解释说,县长来颁证是为了更有仪式感,我们送的小礼品虽然不贵重,但是一个漂亮的小灯里面放着结婚照,摆在床头闪闪发亮,你们回忆起领证的时刻也能感到开心。”后来,颁证活动逐渐有声有色了,不少新人主动打电话预约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颁证活动暂停了一阵子,有人专门询问什么时候能恢复。

在三门县,县长颁证活动的地点不一定要在婚姻登记处,可以在旅游景区、公园等户外颁证基地,进行集体颁证、集体婚礼活动,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婚俗影响。

岩下潘村是户外颁证基地之一,这几年,村里打造旅游景区潘家小镇,有情人谷、鹊桥等景点,因此,三门县民政局在这些元素的基础上,把许多婚俗改革的想法在岩下潘村落地。这两年的七夕节,潘家小镇景区内都举办了七夕相关活动,晚上的时候,在当日登记结婚的新人们就站上舞台,颁证、举办主题婚礼。沙柳街道栖心谷景区开辟专门的场所建设婚姻纪念林,为参加集体婚礼、不要彩礼的新人免费提供“栽一棵同心树”服务。婚俗改革也可与乡村旅游相结合。活动当日在景区领证的新人,可以享受该景区终身免费门票。“新人来旅游结婚,就会带动景区消费,亲朋好友跟着一起来,也带动消费。”叶辉补充道。

婚俗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需要多个部门配合。叶辉翻开工作记录,县内23个部门及10个乡镇(街道)为成员单位,每个成员单位需要负责的部分都标注清楚,婚俗改革工作落实也与乡镇考核挂钩。

“入选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给了我们3年时间,想要达到完全的移风易俗也许需要更加漫长的过程,但3年里起码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,要做出个成果来,总有一天,大家都会接受婚俗从简的观念。”叶辉说。(刘畅)
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首创“县长颁证日”、举办主题婚礼、建设婚姻纪念林……推进婚俗改革,浙江三门想出新点子
发布时间:2021-11-18

今年4月,民政部公布了15家全国第一批婚俗改革实验区,长三角区域内,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、东台市入选。9月,民政部又将有17家单位确认为第二批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,长三角范围内,上海市奉贤区,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,浙江省三门县,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、和县都在其中,实验时间为期3年。

婚俗改革到底应该怎么改?

三门县作为浙江省唯一入选的试点,实际上已经开展了多年的婚俗改革工作,2018年就被评为浙江省首个婚姻文化示范基地,积累了不少经验。三门县民政局副局长李峰表示,开展工作的关键还是“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”。

三门农村地区的天价彩礼、婚闹等现象向来比较少,最大的问题是大操大办。三门县横渡镇岩下潘村支部书记潘礼毅告诉记者,从前村民们办婚礼饭菜浪费很严重,每桌都要20几道菜,有时候前面的菜还没吃掉,新的菜又端上来,婚宴常要吃上两三天。“大部分村民们心里也是不愿意大操大办的,费钱又费力,有的办婚礼把几年积蓄都花光了,有的办完人都累倒了。但是以前没办法,有攀比心理,好面子,如今结婚在一切从简的大趋势下,也是给了大家一个台阶下。”潘礼毅说。

要解决问题,得是一个系统工程。三门县和浙江省许多县的情况类似,不少村都在前些年设立了家宴中心和红白理事会。村民们在家宴中心举办婚宴,家宴中心排出一批标准菜单,分成几档,村民们仅需提前找好农村家宴厨师团队,按照价格来配菜、采购即可。村里的红白理事会,由村两委干部或者老人协会干部兼任会长,自发监督、倡导婚宴从简。比如三门县前郭村、曼岙村的红白理事会,倡导村民婚事婚车不超过6辆,婚丧宴席每桌支出不超过700元,随礼份子钱200元封顶,村民也都纷纷表示支持。“未来我们的目标是补齐各个行政村中这一组织架构,让它真正发挥起村民自治的作用。”李峰说,针对全县公职人员、党员干部等身份,有明确规定严格限制其本人和直系亲属婚事铺张浪费,一旦超过标准就会受到处罚。而这部分人的辐射范围其实很广,可以带动家中其他人员移风易俗,减少大操大办婚宴的比例。

在婚俗改革推进过程中,三门县也想出了很多新点子。

比如在浙江省内首创“县长颁证日”。每年有几个节点,登记结婚的新人可以通过线上预约,由县长、县领导或金婚老人等为其颁证。“一开始大家很不理解,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情,为什么要县长来给我颁证?”三门县婚姻登记处主任叶辉回忆,最初推广这项活动不易,前几次连新人都凑不齐,还要她主动去找,赠送小礼品。“我跟新人们解释说,县长来颁证是为了更有仪式感,我们送的小礼品虽然不贵重,但是一个漂亮的小灯里面放着结婚照,摆在床头闪闪发亮,你们回忆起领证的时刻也能感到开心。”后来,颁证活动逐渐有声有色了,不少新人主动打电话预约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颁证活动暂停了一阵子,有人专门询问什么时候能恢复。

在三门县,县长颁证活动的地点不一定要在婚姻登记处,可以在旅游景区、公园等户外颁证基地,进行集体颁证、集体婚礼活动,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婚俗影响。

岩下潘村是户外颁证基地之一,这几年,村里打造旅游景区潘家小镇,有情人谷、鹊桥等景点,因此,三门县民政局在这些元素的基础上,把许多婚俗改革的想法在岩下潘村落地。这两年的七夕节,潘家小镇景区内都举办了七夕相关活动,晚上的时候,在当日登记结婚的新人们就站上舞台,颁证、举办主题婚礼。沙柳街道栖心谷景区开辟专门的场所建设婚姻纪念林,为参加集体婚礼、不要彩礼的新人免费提供“栽一棵同心树”服务。婚俗改革也可与乡村旅游相结合。活动当日在景区领证的新人,可以享受该景区终身免费门票。“新人来旅游结婚,就会带动景区消费,亲朋好友跟着一起来,也带动消费。”叶辉补充道。

婚俗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需要多个部门配合。叶辉翻开工作记录,县内23个部门及10个乡镇(街道)为成员单位,每个成员单位需要负责的部分都标注清楚,婚俗改革工作落实也与乡镇考核挂钩。

“入选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给了我们3年时间,想要达到完全的移风易俗也许需要更加漫长的过程,但3年里起码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,要做出个成果来,总有一天,大家都会接受婚俗从简的观念。”叶辉说。(刘畅)